胭脂肪

想盡一切手段寵勝澈公主的忙碌高中生

【源旭】今天皇帝要選妃

馬國皇帝馬始源要選妃


風聲傳到皇后金厲旭耳裡


哦嚯


怒火衝天


馬始瑟瑟發抖


不是我我沒有那只是個口誤啊啊啊


"呀崔始源你膽子肥了是吧!"


我沒有我沒有我是愛你的


"算了吧你這個大豬蹄子。來人!收行李!回娘家!"


"別別別別回娘家!為...為夫會被你大哥打死啊啊啊!"


馬生結束倒計時就此開始


金厲旭氣呼呼的指揮小太監背行囊


"來人!備馬!”


皇后娘娘氣沖沖回娘家的兩個時辰後,皇后娘娘母族的哥哥們拿刀拿槍掄棍子衝進馬國皇宮。


小太監驚慌失措的來讓皇上快逃。


“姓崔的你有膽別走!敢欺負我家小旭我看你是活膩了!”


金家大哥金希澈掄著亮晃晃的大刀衝的比什麼都快。


金家二哥金英雲和三哥金鐘雲一手一劍舞的虎虎生風。


後面還跟著兩個李家的哥哥。


“崔始源我早就知道你不安好心!”


“竟然想選妃!?赫宰今天崔始源必須死了!”


“哎呦喂哥哥們!那是...口誤!”


崔始源一邊委屈一邊逃,我咋這麼衰呢,好死不死口誤給小宮女聽了去,還給親親老婆知道了。。。。


崔始源閃過金鐘雲的劍峰,為自己掬一把傷心淚。


“哥!”


金厲旭氣喘噓噓的跑來,就知道這些疼自己的哥哥會殺來皇宮揍崔始源,雖然還是很生氣但是好歹也是自己結髮丈夫,打死了可怎麼辦啊。


“哥!不能殺!”


“小旭你走開!看我不閹了這種馬!”


“哥!正洙哥說可以打但是不能殺!正洙哥還說如果你殺了崔始源的話就罰你跪榴槤!”


“。。。。好吧。”


金希澈扔出的刀準準的刺中崔始源額心...旁兩寸的石馬上


“希澈哥!”金厲旭氣惱的跺腳


“好啦好啦!”


“英雲哥鐘雲哥你們也是!快住手不然我要生氣了!東海哥!”


“小旭你不能這樣讓著他,這麼個不忠不義的馬,還是早點殺了免除後害!”


一大群哥哥們還是冷不防往崔始源方向扔刀子


"..."


金厲旭看著哥哥們作妖,額頭上的青筋抖了抖


眼力100段的李赫宰打了個激靈,趕緊摀住李東海的耳朵




"哥!!!我不是說住手了嗎!!!"


---------------


被高音刺的找不著北的哥哥們搖搖晃晃的互相攙扶回家去了


崔始源怯怯的看了一眼皇后娘娘


金厲旭氣呼呼的瞪回去


"看什麼看!"


崔始源小聲試圖辯解


"...我真的沒有要選妃"


"..."


"我只是說他們新給我做的紅色袍子顯肥"


"你說..."


"我們是不是該給宮人們做個健康普查了?"


"..."


"你一聽我要選妃就這麼生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忌妒了"


"..."


"寶寶我就知道你是如此的愛我"


"..."


"旭寶寶~"


"...."


"崔始源,撒嬌並不是屬於你油膩大叔的人設"


"而且就算只是口誤"


"你仍然逃不過回去跪算盤的下場"


"..."


"我不管"


"...小旭我這麼愛你你怎麼能..."


"洗衣板"


"不是...我沒..."


"榴槤"


"..."




崔始源默默閉上嘴,思考現在跟南方進貢榴槤的小國斷絕藩屬關係還來得急嗎


金希澈:斷斷斷,趕緊的



不,來不及了。


:)



大師,走好。

哇我真的太生氣了,剛剛去看20170826的"認識的哥哥們",來賓準備了姜虎東的弟弟世界盃,然後中間澈哥哥說太傷心了以前特哥哥跟著姜虎東那麼久他竟然沒有想到特哥哥。

然後姜虎東就回澈哥哥說:誰啊?

誰啊?

真的太生氣了我以後對姜虎東路人轉黑了他竟然這樣子對特哥哥,那時候澈哥哥臉都綠了,怎麼可以有人這樣啊,而且連對李秀根都超沒情沒意的真的是不要臉,哇完全,我直接把視頻關了看不下去了真的,特哥哥真是太可憐了遇上一個這麼差的前輩,開始認同徐章勛說的了,完全商業思想,誰紅就跟誰稱兄道弟,哇…我真的是...完全對他反感了

源旭

崔始源從床上醒來,本能的去摸床的右半邊,但沒抱到他的親親寶貝。崔始源皺皺眉,撩起垂到眼前的頭髮,起床去找金厲旭。

走過柚木長廊,崔始源漸漸聞到早餐的味道,帥氣的嘴角勾起笑,崔始源加快腳步。

一進廚房,就看到金厲旭穿著圍裙在鍋碗瓢盆間穿梭,桌上放著熱騰騰的早餐和咖啡,旁邊還貼心的擺著他的幾份國內國外報紙。

一看到他,金厲旭笑著走過來給他一個奶油味的早安吻,他抬手摟住金厲旭,蹭了蹭他的鼻頭,看金厲旭被蹭的皺臉,笑了笑,又給他一個加深的吻。

"早餐都給你做好了,先去洗澡。"

他的小旭溫溫柔柔的,像個小媳婦,溫順可人居家體貼。

但也同時非常不金厲旭。

崔始源想了想,有點奇怪。

"先去洗澡~"

金厲旭在他懷裡抬頭看他。

"..."

等了好一陣,崔始源都沒回應,只盯著金厲旭。

金厲旭微微低下頭,讓崔始源看不清他的表情。

"不是讓你先去洗澡嗎…"

金厲旭的聲音突然變得有點奇怪,不是他原本甜甜的嗓音,低了半個音。

一陣不安漸漸席捲崔始源。

"不是讓你先去洗澡的嗎!"

猛的,"金厲旭"憤怒的抬起頭對他大吼,但那張臉卻已經不是金厲旭的臉。

那是金希澈的臉。

暴怒中的金希澈


----------


"OOOOh my fucking god!" 

崔始源嚇到驚醒過來,他哥的臉突然出現在他懷裡實在是...實在是....令人...

陽痿

金厲旭被崔始源吵醒,有點不爽。

"馬始源你幹甚麼..."

崔始源瞪大眼睛轉頭,嚇得啊啊亂叫。


"啊啊啊希澈哥走開啊啊啊!!!"




金厲旭:???得狂馬症了???


作為一個隊內辛苦的作曲家大人、實權中的實權、權順榮眼裡的蘋果,李知勛只要是在宿舍,基本上連走路都不需要動腿的。

“權順榮....“

“哎呦知勛你醒啦 怎麼不再睡會呢 要去盥洗嗎 好好好我抱你去 你昨天幾點才回來啊怎麼這麼睏 待會直接叫珉奎直接給你煮午餐吃 要吃炸雞?好好好再給你配白飯好不好?好來牙刷給你 夫勝寬牙膏又沒了把你們新買的牙膏拿過來!"

"哥你自己來拿啦!"

"你知勛哥要刷牙!"

"好啦好啦"

"金珉奎!訂炸雞!你知勛哥中午要吃炸雞配白飯!"

"哥不能每次都吃這些不健康的東西啦"

"你知勛哥說要吃上次的那家 "

"厚呦好啦 什麼口味的"

"不公平!上次我說要吃你死都不讓我訂!"

"要不是知勛哥堅持我才不讓訂呢!圓佑哥快把俊哥帶走!"



大概就像這樣


崔勝澈生病了 病得很重

弟弟們有空的就守在哥哥床前 逗他笑 餵他藥 哄著他睡覺

行程全部暫停 克拉們焦躁不安 只能和苦笑著的成員們一起希望大隊長能夠好起來

"這次是來真的啊"崔勝澈撫著額頭上的冰袋苦笑著說

----------

崔勝澈倒了 所有大隊的工作全落在尹淨漢身上 儘管弟弟們都會看眼色 這段時間很乖 但龐大的工作量還是讓尹淨漢吃不消

"隊長的工作怎麼那麼多 你趕快好起來好嗎 真不知道這麼久你是怎麼過來的"尹淨漢擦掉昏睡著的崔勝澈的汗 小聲的說

尹淨漢看了眼手機 唉

他給崔勝澈掖了掖被角 再次投身去代理職務

---------

熟悉可靠的隊長變成虛弱的病人 弟弟們都開始覺得不習慣

少了大哥在宿舍裡橫衝直撞 少了大哥少女般科科科的笑聲 少了大哥的千叮嚀萬囑咐 少了扛起Seventeen的肩膀

李知勛想念著和自己靈魂相通的哥哥

權順榮想念著無時無刻跟他打氣的哥哥

全圓佑想念著明明和他一起打遊戲 卻只擔心他的身體的哥哥

文俊輝想念著永遠給他笑容的哥哥

徐明浩想念著在爺爺和愛豆之間徘徊的哥哥

金珉奎想念著不愛乾淨 被自己念了吐舌頭撒嬌的哥哥

李碩珉想念著笑著說很吵 卻還是很認真聽他唱歌的哥哥

夫勝寬想念著和自己嘴來嘴去 三歲小孩一樣的哥哥

崔翰率想念著對自己像和自己親哥一樣的哥哥

李燦想念著那個幾乎是照顧他長大 爸爸一樣的哥哥

洪知秀想念著那個笑著照顧整個團的隊長

尹淨漢想念著那個一肩扛起整個團事情的親辜

13個人 只要缺了一個 就不是原本的Seventeen了

陽光 溫柔 開朗 歡樂 一個家一樣的Seventeen

每一個都是不可或缺

每一個都是獨一無二

--------

兩天後 崔勝澈終於可以下床

可以練習 可以錄音 可以寫詞

終於 缺的那片拼圖回來了

弟弟們鬆了一口氣

克拉們灌著直播留言表示對沒有照顧好自己的崔勝澈的憤怒

這才是Seventeen

走花路吧




---------
可能是我最近真的超累的 突如其來就想寫這個

希望哥哥能照顧好自己 生病永遠不要發生

其實主要是想寫哥哥負擔一定很重 希望哥哥在工作之餘能照顧自己

之前看到哥哥不參加偶運 下面一排人都問號 為什麼哥哥沒去帶孩子之類的

我只是想說 就算是純放假我也覺得很好 有個人行程也很好 哥哥才華洋溢 有個人行程有什麼不對

只是希望不是身體狀況不佳 我最近也是到處都痛 如果這樣還要工作我大概會死 希望哥哥不要勉強自己
Be yourself is fine.

我愛哥哥

[漢澈]兔子

今天比了一場我覺得我自己表現還不錯的比賽
心情很好

走連結

世界最棒的leader
最好看的睫毛精
生日快樂
永遠走花路吧🌸

腦洞想到的白包文 隨意看看

走連結